【認識MOOCs #19】MOOCs教材的著作權議題

文 / 柯俊如

「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MOOCs」會接觸到「大規模」的線上使用者,當大規模學生免費使用這些作品時,可能就會損害著作權人的商業利益,也因此選用課程教材時必然會面臨許多著作權的問題。MOOCs團隊該怎麼處理教材的著作權呢?以及製作出來的MOOC課程該怎麼授權呢? 

MOOCs課程製作過程中的著作權問題

MOOCs主流平台Coursera、Edx、Udacity都要求開課者必須確保課程素材不會損害第三方的著作權。若有違反他人著作權的情況,平台便會將課程直接撤下,開課者設計課程的苦心和提供課程的好意也就付諸流水。另一方面,學校和老師通常沒有額外心力去應付著作權的爭訟,因此最好在提供課程前,就處理好著作權的問題,避免之後花費更多的金錢、時間、人力成本。

線上課程和實體教室的環境不同,著作權的判斷要更嚴謹。因為老師在網路上會接觸到廣泛的使用者,大量學生在此看到原作,就會影響原作的價值和市場,加上有些線上平台有營利目的,就會使老師主張「合理使用」他人著作的可能性降低。

MOOCs課程通常包含「講課影片、影片對照講義、課程作業」,有時候還會有指定閱讀教材。

講課影片中,由老師自己講述原創性的內容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然而如果老師的講課是照著教科書念、引述他人的文章內容,或是穿插他人的影片、搭配他人的音樂圖像,那就要注意這部分素材的著作權規範。

公眾授權與公眾領域

如果真的需要使用其他人的素材,可以使用以創用CC授權的素材開放近用(OA)期刊開放教育資源(OER)。使用時,應遵照作者採用的授權條件,清楚標示出處、提供原作的連結。要特別注意的是,Coursera由於是營利公司,在Coursera提供課程,相當於有營利行為,因此創用CC授權條款中有註明「非營利性」的就不能使用。

最不會有問題的,就是不受著作權規範的「公眾領域(public domain)」素材,由於不同國家有各自的著作權保障期限,使用他國素材時要特別留意其國的著作權保障期限。就台灣而言,作者死後五十年後的作品就屬於公眾領域,可以無需取得作者同意就進行改作,是老師和課程製作團隊能善加使用的素材來源,在wikimedia commons可以找到不少屬於公眾領域的素材。

取得授權

老師和課程製作團隊也可以考慮取得著作權人的授權。然而,網路作品可能會因為作者標示不清、未見聯絡方式,而難以聯絡到作者,必須自行評估風險決定是否還是要使用該素材。

至於出版的作品,如果是老師自己的著作,出版商通常會願意任其自由使用。另一方面,由於MOOCs會接觸到大量使用者,在課程中使用書的其中一章節後,學生可能會想購買原書,尤其老師如果在課堂中特別推薦或指定該書,必然會增加該書的知名度。課程製作團隊可以用此行銷機會來換取出版社的授權,只是談判過程既漫長又耗費成本,MOOCs作為免費課程,其實沒有這麼多成本可以投入此過程,也難以負擔龐大的授權費用。

賓州大學圖書館提到,Coursera洽談中的出版商包含JSTOR、Pearson、MIT Press、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Elsevier、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老師若使用的素材與這些出版商有關,或許可以先打聽一下他們和MOOC的配合現況。

在此情況下,MOOCs課程其實設計出來會跟實體授課差很多。不僅為了讓線上學生集中注意力而切割成十五分鐘一個小單元,也會為了降低侵犯他人著作權的風險重新評估哪些素材對於教學是必要的,甚至從頭到尾自己重新設計,以自己的方式來舉例說明、重新設計題目,或自己拍照、繪圖、配樂等等,排除任何侵犯他人著作權的問題。

一些課程為了避免著作權問題,並不會在線上提供教材,讓學生自行利用不同管道觀看影片或書籍。然而,MOOCs的對象是全世界的學生,並非每個地區要取得這些教材都很方便,可能會造成這些學生的學習效果不如他人。另外,這種方式可能也會使得老師難以針對書籍、影音、圖像的內容作更進一步的解說,導致一些主題可能就無法開課,或無法開出如同實體課程品質的課。

** 2014/7/21 Coursera會開Copyright for Educators & Librarians這門課,如果想更了解著作權法或著作權在教育現場的應用,都可以來上這短短四周的課。

** 這裡有一系列開放教育資源著作權判斷的小工具,很值得參考。

** 想要進一步了解公眾領域,可以參加2014/7/10台灣創用CC計畫主辦的公眾領域實務座談與展示會

MOOCs課程進行後的授權問題

課程製作過程的著作權問題都處理完畢後,讓人好奇的就是,完成後的MOOCs課程著作權歸屬又是如何呢?

通常,這就要看平台、學校和老師之間的協商及契約簽訂結果。

雖然課程內容主要來自老師,大學以往也因為學術自由,不會主張老師在實體授課過程中產生的成果屬於大學所有。然而,製作MOOCs需要極度仰賴機構資源,包含器材設備、行政團隊、支付平台要求的費用,且老師的課程要能在MOOC平台上曝光,通常要依賴大學的品牌名聲才能吸引足夠的觀眾,都使大學更能主張對MOOCs課程的擁有權。

另一方面,平台當然會有自己的考量。通常和平台進行協商的是學校,學校應該仔細閱讀平台擬定的同意書,邀請老師和各方專業人士共同評估,確保最終簽訂的同意書可以確保機構、教職員、學生的利益。

課程的供應者牽涉平台、學校和老師,課程著作權議題自然由三方協商決定。參與課程的學生也在過程中留下不少作業或討論,這些可能都是很有價值的作品。這些作品的著作權又屬於誰呢?

事實上,早在學生註冊平台時簽訂的同意書中就已經規範了。目前主流平台的同意書中,都提出平台和開課學校可以免權利金的使用散佈、重製、調整、公開展示、公開演出這些作品。看起來,學生等於免費將他們的作品提供給平台和開課學校,但是目前平台和機構也都還沒使用學生作品用於其他用途,會這樣規範可能只是為了降低日後學生與機構、平台之間的爭議。

不過,同意書中並沒有提到平台和學校以外的授權對象。台大Coursera課程的處理方式是由作者決定是否要主動張貼作業與他人分享,然而,一些批改時感到驚艷的同學往往會感嘆無法和別人分享他改到的作業。因此也建議學生的作業可以採用創用CC授權,讓自己辛苦完成的作業能被更多人看到,不僅能因此得到更多建議,也可能會發現自己的作業在別人的巧思下產生創意的結合。

讓MOOCs更OPEN !

在製作課程的途中,飽受釐清著作權來源困擾的老師和製作團隊,或許會將心比心的想到可以開放授權,讓之後的人更容易使用這些課程。

創用CC不論是哪種授權條款,都會有「姓名標示」的要求,因此不論作品怎麼被傳佈和利用,都會標示出來源。如果老師未來有將課程出書的打算,可以加入「非商業性」的授權條件,避免受到他人改作後的營利行為影響。另外,老師只要不使用「禁止改作」的授權條件,網友就能自由的翻譯、重新後製影片、在不同平台播放,可以善用廣大的網友力量,來提升課程的品質、協助課程散佈。而且老師如果以創用CC授權,將能免除之後網友來接洽著作權議題的手續,當大規模的學生來洽詢是否能翻譯、轉載、改製等等,其實也是個負擔。

事實上,2008年發起cMOOC的Stephen Downs,以及屬於開放教育資源(OER)一環的開放式課程(OCW)都同樣強調「開放Open」不只是「開放所有人註冊」,也「開放所有人利用」。

「開放所有人註冊」,可以免除學歷、經費等註冊門檻,讓人輕易取得;「開放所有人利用」則免除法律上的門檻,讓人輕易改作和使用。MIT的開放式課程就是因為採用開放授權,吸引了各國主動翻譯這些課程,台大的開放式課程也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的授權條款釋出,不過目前還沒看到特殊的課程改作方式。

MOOCs未必需要從課程的權利金獲利,營利管道可以來自讀書小組、課程證書、測驗、職涯接軌、書籍出版等服務,且老師和大學在平台上打響知名度後,就能吸引更多學生註冊實體學校。

由於MOOCs接觸到不同專業背景、年齡層、地區的大規模使用者,如果能讓這些人任意使用課程,很可能就會產生老師及課程製作團隊之前未曾想過的課程利用方式。在此情況下,也許就會引發更多創新教學方式出現,或是產生在地化、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課程。

http://blogs.library.duke.edu/scholcomm/2014/06/06/a-mooc-on-copyright/#sthash.SnVH4WgZ.dpuf

Top Top